改裝網 精華 【牛財經】掌舵九年之最后的財報,江淮安進?

【牛財經】掌舵九年之最后的財報,江淮安進?

閻明煒 發表于 改裝網 2021.04.10 21:01

江淮汽車前掌門人左延安的雄心壯志正在成為泡影。

“不管有沒有江淮,中國都會有自主品牌。”早在接管江淮汽車集團的第二年,安進就如此說。

2021年,64歲的安進卸任江淮汽車集團黨委書記、委員、董事長等職,掌舵九年,曾被媒體業界廣泛批評為保守的安進任期內的最后一份年報能否過關?

商強乘弱,明盈暗虧

2020年,江淮汽車營業總收入429.06億元,與安進接手江淮汽車的2012年相比,集團營收增長47.1%,總資產也由當年的不到200億元,增長至420億元。

但從九年的經營狀況來看,江淮汽車已深陷“增收不增利”的怪圈,2020年凈利潤相比九年前,下滑幅度超過70%,其中2018年,更是出現巨額虧損。

盡管打出“商轉乘戰略”已有許多年,但如今在網頁中搜索“商強乘弱”這類關鍵詞,江淮汽車赫然在列。就營收結構而言,“商強乘弱”這一點在年報中也顯露無疑。2020年,江淮汽車商用車營業收入269.7億元,占比高達68.6%,商用車全年累計銷量29.8萬輛,占比65.7%;相比之下,乘用車營收占比僅17%,累計銷量15.6萬輛,占比34.3%。招商證券相關分析師對改裝網分析稱,營收結構比例傾斜明顯,會對企業造成一定的潛在風險,不利于長久健康發展。

乘用車業務式微,不僅令江淮汽車錯過了市場發展的紅利期,更很快與其他中國品牌車企拉開距離。就2020年單車均價而言,江淮汽車單車均價達到94631元,盡管與蔚來汽車42.75萬元、比亞迪19.67萬元的價格相去較遠,但與長城、吉利、長安相比,江淮汽車的單車均價其實并不算低。然而細究起單車利潤來,江淮汽車卻遠遠被其他車企拋在身后:2020年,長城汽車單車盈利達4831.4元,吉利汽車為4223.5元,江淮汽車的單車盈利僅為315元。

而即使是這315元,其中仍然暗藏玄機。數據顯示,江淮汽車集團扣非凈利潤為-17.19億元,報告期內非經常性損益金額達18.61億元,包括非流動資產處置損益12.59億元和政府補助13.09億元等,這意味著刨去政府補貼,江淮汽車依然處于巨額虧損的狀態。

產品定位存疑

安進掌舵江淮汽車九年,旗下明星商務車型瑞風M3、瑞風M4率先實現國六標準,在國內汽車行業MPV整體銷量下行的情況下,瑞風M3、瑞風M4的市場份額始終呈上升趨勢,成功搶占了市場真空期。

但令人扼腕的是,江淮汽車的乘用車業務始終起色不大。探索未果之下,江淮將目光放到了遠方,2017年,江淮與大眾汽車集團共同出資,成立江淮大眾汽車有限公司。對于江淮而言,這是一個機會,能夠從大眾方面獲取產品開發、制造、供應鏈能力升級等多方經驗。

但雙方共線生產的首款車型瑞風S4表現令人失望,汽車分析師賈新光對此表示,瑞風S4只是和大眾共線生產,并非聯合研發,其身上江淮汽車的烙印較多,所以和諸多已有市場和形成良好口碑的競品相比,該車型的品牌競爭力仍然較弱。

至于被江淮汽車寄予厚望的思皓品牌,其與嘉悅系列相似的命名法則與外觀設計,都給這個帶著大眾光環的品牌帶來不少非議。

以近期上市的新車型思皓E10X為例,官方表示“思皓新能源全面導入德國VDA 6.3質量管理體系,包括生產線、產品研發、供應商質量管理體系認證”。細心的吃瓜群眾可能會發現,這輛新車與江淮iEV6E的軸距同樣為2390mm,此外,二者電機、扭矩與續航里程均保持一致。在信息爆炸的今天,這樣的“巧合”實在讓人尷尬。業內人士分析稱,“(思皓E10X)幾乎沒有大眾的任何技術”。

從銷量層面而言,2020年45.34萬輛的成績,與安進2012年接手時的44.88萬輛相比,變化不大。

新能源能否力挽狂瀾?

有一說一,盡管近年來江淮汽車的發展與一線中國品牌車企拉開距離,但其新能源汽車業務仍然較為亮眼,尤其是2018年之后,新能源汽車銷量占比已連續三年超過10%。同時期的吉利、長城,新能源汽車銷量占比均在5%上下徘徊,長安汽車2020年新能源汽車銷量占比更是未超過3%。

根據江淮汽車規劃,到2025年,集團新能源汽車總產銷量占比將達到30%以上,并計劃“十四五”期間推出10款以上新能源乘用車。為此,“大力發展新能源和智能汽車”,仍然是集團業務轉型的重點之一。

隨著大眾汽車的入股,江淮大眾在新能源汽車領域也將得到大眾的資源支持。根據公告,江淮大眾新能源項目將形成年產10萬輛新能源汽車的生產能力,目前,研發中心一期正在進行內部裝修及基礎安裝工程,預計2021年底前竣工并投入使用。

除了推動江淮與大眾成立合資公司,安進任內另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大事件,就是與蔚來汽車的合作。

“保時捷的工廠,肯定比不上江淮的工廠。”蔚來汽車CEO李斌的一句名言,不僅讓蔚來名聲大噪,更為江淮汽車帶來了新的利潤增長點。僅2018、2019兩年,蔚來就向江淮汽車支付制造費用及虧損補償6.04億元,對于彼時徘徊在凈利轉正邊緣的江淮而言,無異于雪中送炭。

代工顯然并非長久之計,進入2021年,江淮汽車有了新的思路,與蔚來汽車的合作也由代工轉為成立合資公司。雙方將在新能源整車制造、服務模式、管理機制等方面進行創新和探索。

需要警惕的是,近年來,江淮汽車的新能源汽車銷量略有下滑,有汽車行業分析師表示,當前主流消費者購車需求正在向A+級市場轉變,且對于中高端產品的智能化需求較高,而江淮新能源的車型則主要偏向經濟型,未來仍需進一步發力。

#寫在最后

3月27日,江來先進制造技術(安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江汽集團總經理項興初主持儀式,十天后,項興初出任江汽集團黨委書記,提名董事長。至此,江淮汽車正式進入“項興初時代”。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這句安進常掛在嘴邊的詩句頗為凄涼。江淮未來何去何從,能否再現左延安時代的輝煌,項興初接過的權杖十分沉重。

免責聲明:改裝網是廣大網友共同參與的一家汽車行業網絡交流平臺,任何組織或者個人(包括專家)均可在改裝網旗下WEB網站或者APP移動端發布文章和帖子,其內容無法一一證實,所以改裝網對這些內容不承擔責任。如果網站內容中存在版權和真實性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在第一時間調查并做相應的刪除處理。server@cdzryx.com
顯示更多評論
下滑加載更多

登錄改裝網

佟丽娅 潜规则